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闻热线:0576-89333389 E-mail:smnews@126.com

“复婚再婚禁办酒席”:权力之手不能伸得太长

时间:2018-07-04 08:42:11     来源:新华网    

  漫画/勾犇

  一家之言

  据了解,当地“民间办酒吃到人穷”,非但办酒名目众多,还形成了礼金攀比的恶性循环,让民众苦不堪言,所以才出手整治。但是“初衷”从来都不是舆论评判政策的唯一尺度,依据的合理性与手段的合规性,才是绕不过的评判基点。

  复婚再婚禁办酒席?这听起来魔幻却是现实。据媒体报道,近日,贵州天柱县文明委发布该县规范城乡居民操办酒席行为的指导意见。意见明确,民间办酒,除婚嫁酒、丧事酒以外的酒席视为违规酒席。还规定,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可操办酒席外,另一方不得操办。

  禁止复婚再婚办酒席,并非当地的“初创”:早在2016年1月,贵州凤冈县就曾发布“关于操办酒席的管理办法(试行)”,规定“复婚”和“双方均为再婚”不准办酒席,并称凡是生活和居住在凤冈县的人都要遵守。2017年1月,贵州凯里市也组织召开了全市规范操办酒席行为工作大会,对《凯里市规范操办酒席行为实施办法(试行)》进行全面传达,各级各部门签订《规范操办酒席行为工作责任书》,办法中明确“除结婚酒、丧葬酒以外的其他一切酒席一律视为违规酒席;复婚不准操办酒席,再婚除初婚方外,另一方不得操办”。

  这两个地方的规定出来后,都曾引发诟病,成了民众吐槽与专家指错的对象。最终凤冈的这份所谓“婚丧嫁娶”新规在出台不到2个月后,就迅速夭折;凯里的则被证实只针对党员、公务人员,对民众只是“倡导”。

  可两地遭遇的舆论覆辙,似乎丝毫没影响到同在一省的天柱县。当地对酒席操办的规范情况跟“凯里版本”如出一辙:都对酒席操办主体、次数、标准、规模、地方等,做了明细规定,如明确婚娶酒只能本人或父母操办;严禁一事多人办、一事多地办,或化整为零、分散办酒、异地办酒等。只不过,跟凯里不同,其意见针对的不是党员干部,而是居住在天柱县范围内的城镇居民和农村村民(含流动人口)。而其依据解释则跟凤冈的相似:都是说“实地调研,根据群众反馈”。

  拿“复婚再婚禁办酒席”的做法来说,此举的确是出于善意初衷——据了解,当地“民间办酒吃到人穷”,非但办酒名目众多,还形成了礼金攀比的恶性循环,让民众苦不堪言,所以才出手整治。但是“初衷”从来都不是舆论评判政策的唯一尺度,依据的合理性与手段的合规性,才是绕不过的评判基点。

  问题是,以红头文件“指导”的名义,禁止属于民众私域范畴的复婚再婚宴请,既是对权力“法无授权不可为”、权利“法无禁止即自由”原则的违背,也容易引来歧视复婚再婚之嫌。通观这类禁止民众复婚再婚办酒的文件,基本上都找不到过硬的法律依据。

  基层文明委发布的指导意见虽为非强制性的规范性文件,但亦有其效力,也应慎之又慎,在“规范”民众之前先规范自身行为,将其严格框定在法治框架内。就治酒席乱象而言,引导民众顺着村民自治渠道拟定“村规民约”,就比用红头文件一刀切地禁止要好。

  道理还是那些旧道理:要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行政,而不能任由权力冲动越位“出笼”。可无论是前不久有地方规定“要彩礼过多以贩卖人口论处”,还是“复婚再婚禁办酒席”之类的奇葩规定屡批难消、动辄借尸还魂,都说明有些地方、部门仍未将法治意识嵌入行政运作中。

  □侃人(媒体人)



图片新闻

水蜜桃采摘
眼下正是水蜜桃成熟季节,县龙潭果木种植场的桃园里共种有50余亩水蜜桃,产量每亩约1500公斤、售价每公斤16元,这些水蜜桃将销往宁波、舟山、杭州等地。陈维连  摄    
回港避风
在第8号台风“玛莉亚”来临之前,我县全力组织渔船回港避风。截至7月9日12时,我县550艘渔船已进港避风。其中县内404艘,县外146艘。图为部分渔船在健跳港避风。记者  陈维连 摄
指导防台
为防御今年第8号台风“玛莉亚”袭击,全县各部门立即行动,投入防台抗台工作。7月9日下午,县农业局组织农技人员前往全县各地,向葡萄种植户、西瓜种植户及种粮大户指导防台工作

视频新闻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