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闻热线:0576-89333389 E-mail:smnews@126.com

让的哥告诉你,为什么对中国经济有信心

时间:2018-10-11 09:57:11     来源:浙江在线    

“你的财宝在那里,你的心也在那里”,出自《新约·马太福音》。太史公也有大致同样的一句,“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更喜欢前句,因为我们为钱财奔走的同时,更有着一份不舍的情感。

  我们辛勤劳作,就是为了使自己和家人能过得更好一些,自己的内心能更充实平静一些。那是我们心灵的焦点,那是我们的梦想,那更是我们努力的结晶。

  我想分享几个的哥在杭州奋斗的平凡故事,看他们是如何在生活中奋斗,在奋斗中收获幸福。

  大时代的中国梦里,小人物的奋斗如此动人。

  挂有5个手机抢单的的哥

  今年春天清晨去机场,遇上来自连云港灌南县约40岁的徐师傅,方向盘旁挂着5个手机,都是抢单用的。乍一看到如此豪华阵列,有点惊愕。

  徐师傅不无自豪地说,只有1%的哥像他这样。他说,他一位兄弟挂了12个手机,绝无仅有。他自称月入9000元左右,比一般的多3000元,每月无休。

  徐师傅抢单用的5台手机,堪称豪华阵容

  徐师傅1995年和他的太太一起来杭州,先是在工厂打工,2004年开出租。2014年用110万元买了杭州余杭区通运路的房子,首付70万元。在杭州,大多数外地的哥租房住。

  我问徐师傅还回老家吗?“呆得下去的话,就不回去了。”徐师傅爽朗地说,显然对杭州颇为满意。

  我这时脑子转得飞快。就产权制度等言,徐师傅的情形与数千年前甚或一万年前后的原始人并无本质差异。

  《澳洲拓殖记》是澳大利亚最早的一部系统的史料性质的书籍。这部书记述了英国殖民者1788年登陆澳洲植物学湾后,看到的原始人的状况。他们以家庭为单位聚集而居,聚落通常较小,一个住着至少12户人家的村子是当地规模最大的居住点。

  他们的窝棚粗鄙,捕鱼的工具也同样简陋。他们在草地里挖草根,不过鱼是他们赖以为生之物。他们用自己制作的小网兜抓鱼,那几乎是一种再辛苦不过的劳动,差不多占去了他们的主要时间,一打到鱼就放在火上烤。

  徐师傅和原始人比较,产权环境几乎一致,均系个人直接拥有生产生活资料。获取生存资料的行为模式几乎一致,个体自主劳作,直接而言并无任何人的行政指令乃至所谓的超经济强制。分配方式大体一致,高度明了和即时,不同的是徐师傅的获取须按事先约定作若干扣除。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人类生存的基本制度内核,或者说维系人类生存的最基本的核心因素,延续万年或数千年,一直未变。即使生产力有巨大提高,生产关系高度复杂,文化背景高度多元,而仍无变化,这真的是非常令人惊讶。

  其中的主要原因是人类的若干基本特性一直未变。追求幸福的根本愿望未变,趋利避害的算计本能未变,半是野兽半是天使的复杂特性未变。进一步基于这三个方面,构成了最重要的一点,即是千百万年来,私产私利对于私自行为的激励约束未变。

  来自东北某市工厂中层干部的的哥

  显然,如果没有产权关系的激励约束,那些听起来很美好的故事,都是不可持续的,我们人类应该也不可能具有今天的发展水平。

  今年初春去新新饭店开会,遇上一位来自牡丹江市的师傅。他曾是当地工厂的中层干部,50多岁,敦厚善良,因为厂子不行才来杭州。他说整个牡丹江市,只剩下一二家很老式的生产传统军品的工厂。我后来在会上说了这事,大家一阵唏嘘。

  对于这位牡丹江市的师傅来说,是的哥这种生存方式,让他重拾个人尊严。他的太太是杭州一家专科医院的护士长,女儿正就读于杭州最好的民办中学。这样子的的哥师傅家庭,不说绝无仅有,也应是凤毛麟角。

  他说,太太和女儿是不可能回去了,他还是要回牡丹江的,要去照顾老爸老妈。不过爸妈百年之后,他仍要回杭州。以前杭州有较多东北的哥,现在少了很多。不过像这位师傅这样的回家原因,应该也不会少吧。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我最早记叙的哥的文字是2008年1月博客文章“垫江的哥”。那位被我低估了在杭州生存状况的垫江的哥,不到40岁,已在杭州买了一手房。

  的哥当中这种重返家乡愿望的多元,也正好表明了思想多元和行为的多样性。10年前与垫江的哥聊天时,想当然地觉得这位的哥师傅一定会赞美及留在杭州的想法,也是很可笑的。

  从国有企业下岗的幸福的姐

  2016年秋天遇上一位胡姓女的姐。她50余岁,精神健谈,是杭州一家原国有食品厂的下岗工人。那天讲了工人如何偷取厂里糖果的细节。下面基本都是胡师傅的原话——

  我们那个辰光,饭菜都是从家里带去的。他们把两个敞口杯儿往工作台上面一放,快下班时,把糖果都盛进,杯儿很大,最起码盛两斤。像那种香榧糖,当时就很贵的。他们把两个杯子一扣,衣服换好,就带出去了。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现在想想也觉得很奇怪,就看着他们偷。如果换现在,我们知道了他们拿的是我们自己的东西,偷的就是我们的利润,肯定是要说的,当时也没有这个觉悟。偷的人主要是家里有人结婚,如兄妹结婚等。一些人还偷半成品,核桃,白糖等。都是真材实料,比现在好多了。那时也没有仪器,也没有流水线,他们活干好了就可以下班了。这个厂就这样倒灶了。

  我现在的日子很好的。有两三千元退休工资,一天就白天开六七个小时,不想开的时候就不出车。女儿出嫁了,还没孩子。他们双休日会来看望我们,不在我们这儿吃饭的。有时叫我们两口子去他们家,饭菜都是女儿女婿做的,说是不让爸妈操劳。说话间,胡师傅一脸幸福。

  曾拥有20多辆出租车的的哥

  在杭州只要努力工作,动一点脑子,不仅可以多挣几个小钱,长期努力还能置起一份不错的家业。所以就政府言,并不是直接去创办企业,并不需要直接去资助企业,更不能去干预微观经济,最主要的是搭造平台。人民群众自会创造自己的美好生活,政府应是助梦者而非造梦者。

  一次参加书院活动回家途中,一位的哥令我和同行的大学教授朋友吃了一惊。他对城西一带了如指掌,原来年青时曾在现支付宝大楼这块地的邮政机械厂工作过。他在最多时拥有20多辆出租车,现住城郊,城里有好几套房子。他说刚从厂里出来开出租时,毕竟是放弃了铁饭碗,非常犹豫不决。他现在还剩两辆车,缺司机时顶一下。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一些外地的哥在杭州的幸福生活,也并不亚于本地的哥。2016年11月初双休日去慈溪参加婚礼,送我去南站的的哥,在杭州有着幸福的一大家子。这位师傅30多岁,中等个儿,结实诚恳。他们家已有杭州户口,住学院路一个小区60多方的房子,购于2009年上半年,此后杭州房价持续上涨。以下基本是他的原话——

  天天早上4点半起床,5点多出车,一天跑10多小时,要养家糊口啊!不过中午吃好饭,会在家休息一小时。平常不抢单,双休日因为生意差一点,才会去抢单。今天已抢了4单,基本顺路,9点多前200多元已有了。

  钱是靠里程和仔细赚来的。那些同行,成天晃晃悠悠,吊儿郎当,怎么能挣到钱。现在的车9万买来,已开一年半,19万公里,没有大修过,维修费很少。一天去掉油钱,可挣三四百。一般一个月七八千到一万左右,多时一万五。

  爸妈和我们一起住。老妈替我们照顾一双儿女和做饭,老爸每天开6、7个小时的夜班车。老婆正规导游,一个月六七千元。妹妹和妹夫也在杭州开出租,他们孩子我老妈带。房子地段还好,就是太小,正打算买新房子。

  “78级”大学生的哥

  的哥是一本大书。一些年长的哥这一辈子有着精彩故事,他们以自己的努力,再生产着他们的后代的精彩故事。用社学家的话说,这就是代际变迁中的向上流动,我则称之为代际进步。这也可以理解为,我们人类追求幸福的基因,是能自我复制的。

  今年7月的一个清晨去下沙开会,遇上一位比我稍小的的哥。言谈间,他委婉地问我是不是高考恢复前的大学生,我说是高考恢复后第一届的“77级”,他立马说自己是第二届的“78级”。

  都说的哥师傅当中有高人。我曾遇上过一位用7、8倍杠杆炒股,赢了800多万,后来只剩20多万,至今只在杭州买了个小套的师傅,不过他说话间毫无怨艾。也遇上过一位拥有自己的公司,开滴滴的师傅,开车时不停用电话指挥下属,英气勃发。更遇上过一位与堂兄合股开租车公司,已有50多辆车,自己老老实实开车,非常爱太太的年青师傅,那次从嵊州到杭州,一路上把我照顾得很好。

  遇上“78级”大学生师傅,却是第一次。我职业性地十分好奇,迫切想听他的故事。这位李师傅是江西人,是他们村的第一位大学生,读师范大学,毕业后回家乡县城当中学语文老师,因为生了第二个孩子,被开除教籍。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1988年,李师傅毅然带着全家来到杭州。李师傅第二胎是个男孩,当年杭州开出租车还是蛮赚钱的,但为了让儿子接受好的教育,李师傅少赚了不少。尽管这样,李师傅还是在杭州市中心,以4000多元一平的价格买了房。2016年涨价前又全款购房,是东站旁边的小区。

  李师傅的儿子是他规划出来的杰出成果。李师傅当时一直不把户口迁来杭州,为的就是儿子读书。儿子高一时,他对儿子说,你如果在杭州,只能考个二本,回老家去吧。老家教学质量不如杭州,但录取分低。儿子以在杭州掌握的学习方法和扎实基础,加上刻苦努力,考了647分。

  这几乎是除了北大清华等外,可以任意择校的分数了。儿子说,爸妈太苦,我要读一个能确保自己前途的学校,再说男孩本应多吃苦,那就军校吧。

  儿子读大学时,家乡修高速公路,路过儿子名下的一块地。当地觉得他们在外地,找借口想少给钱。儿子向军校人事部门汇报,人事部门立马通知县人武部。人武部领导开着车来到镇里,严肃要求必须按政策办,于是全额拿到30余万元征地款。第二年,儿子回到家乡,把其中的20万元捐给学校。

  李师傅说这些全是儿子自己的决定。李师傅又说,儿子已是营级,正在南京学习,回来后很可能又能升一级。李师傅的一位非常富有的老邻居,遇到他时开玩笑说,愿以家产换他的儿子。

  ★ 后 记 ★

  高度肯定民间经济的积极作用

  图片来自视觉中国,与文章内容无关

  出租车行业是一个高度自由的职业空间。市场经济赋予了的哥们自主活动的舞台,令他们中的一些佼佼者写就人生精彩。

  “私”字恐惧症是几十年来“左”的思想路线的残留。我们没有必要讳言这个“私”字,因为正是私产私利下的所谓私自行为,才形成了自由空间下各种关系的均衡,才形成了对于个体的激励和约束。没有私产私利和私自行为,甚至如像文革期间那样“狠斗私字一闪念”,这个社会真还不知道会成个什么样子。

  进一步言,上述的三个“私”字,促使社会主体在充分而有效的市场经济的多次重复博弈中,逐渐确立有利于经济社会发展的价值准则和行为规范,从而加快经济社会发展。

  民间社会的信义和道德,有时远高于我们的想象,就是因为他们的失信失德将有立即需要支付的巨额成本,这是努力追求幸福的人们所不堪承受的。

  东南沿海地区由于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尽管也有较多欠缺,但民间社会相对比较有序而坚实。大概也正是因为这一原因,才使得东南沿海地区的经济社会具有较强韧性。

  民间社会的有序和坚实是宝贵资源。东南沿海地区的民间社会是当下经济下行压力加大时期重要的积极力量,甚至可说是一枚定海神针。民间社会不仅能自行消弭因经济下行带来的种种问题,还能寻求新的机遇,构建新的积极力量。

  精心呵护民间活力及与之积极互动,是一个基本选项。当下中国经济主要或有三个问题,一是投资和消费增长的回落,二是中美贸易纠纷,三是否定民间经济的杂音。

  高度肯定民间经济的积极作用,有利于增强信心,促进投资,也有利于增加消费。这也是三大不利因素中,我们最有希望直接就能在短时间内予以扭转的一个因素。

  本文作者系浙江省体改研究会副会长



图片新闻

水蜜桃采摘
眼下正是水蜜桃成熟季节,县龙潭果木种植场的桃园里共种有50余亩水蜜桃,产量每亩约1500公斤、售价每公斤16元,这些水蜜桃将销往宁波、舟山、杭州等地。陈维连  摄    
回港避风
在第8号台风“玛莉亚”来临之前,我县全力组织渔船回港避风。截至7月9日12时,我县550艘渔船已进港避风。其中县内404艘,县外146艘。图为部分渔船在健跳港避风。记者  陈维连 摄
指导防台
为防御今年第8号台风“玛莉亚”袭击,全县各部门立即行动,投入防台抗台工作。7月9日下午,县农业局组织农技人员前往全县各地,向葡萄种植户、西瓜种植户及种粮大户指导防台工作

视频新闻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