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闻热线:0576-89333389 E-mail:smnews@126.com

清华园退伍老兵讲述他们“当兵那些事”

时间:2018-06-04 16:51:52     来源:解放军报    作者:韩松豫    

山沟里,我守护着“国家宝藏”

    那一年初冬,运兵车来到山沟里时已是深夜,我心中的那腔热血却比朦胧的夜雾还要冰凉。

    这绝不是我的入伍初衷。我梦想的,是一段如影视剧中演绎的那般传奇军旅生涯,从没想过自己这个有志报国的清华生,会成为一名驻扎在山沟里的火箭军阵管兵。下连的那晚,我抬头望了一眼清澈明亮的夜空,心里一声哀叹:“这样的地方怎么能实现我的价值和梦想?”

    直到第一次进入坑道,看到如此真实的“倚天长剑”,我的“哀叹”突然间就变成了“感叹”。不久后,我就有了为它守卫站岗的机会。那是一次夜岗,哨位就在坑道口。我的全身装备有几十斤重,没多久汗水就把衣服浸湿,我也有些摇摇晃晃。在头脑昏沉的一刻,一股凉风突至,脑子清醒的一刹那,我扭头看了眼身边的班长,他虽额头见汗却纹丝不动,眼神炯炯。那一刻我突然被感动,一股豪气瞬间满怀,腰杆不由得挺直了些——大山里的哨兵,也不赖嘛!

    不过,即使有这种使命感做支撑,我依旧陷入了心有不甘的迷茫苦恼里,并在工作训练中不自觉地表现出来。但直到我申请入党未获通过时,我才发现清华生的身份反而被我演变成入伍后进步的障碍。好在指导员引导我重新认识自己,把身为大学生的眼界、学历作为为连队作贡献的财富。之后,我利用专业知识将阵管兵的风采通过图片、文字展示出来,辅导战友进行远程教育学习……尺有所短,寸有所长,我终于明白自己的发光点在哪。山沟无言,岗位平凡,只要能发出自己的光亮,就不会愧对入伍的初心。

    (伍廉荣,2014年考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火箭军某部)

    打破旧壳,重塑自我

    我曾经天真地以为复读一年考上清华所吃的苦,足够让我成长为一个成熟自律的人,但进入大学后才发现,自己还是会熬夜玩游戏,翘课睡懒觉,渐渐变成了一个体重200斤的宅男。理想与现实的巨大差距折磨着我,大一快结束时,我下决心拨通了学校武装部的电话,坐上了去往武警某部的列车。

    来到部队的第一天,我就决心以最高标准完成每一件事。可下决心很容易,现实却很骨感,我不想承认自己的无力,又要坚守清华人的骄傲,唯一的希望只能是把旧壳打碎,重塑自我。我开始改掉暴饮暴食的习惯,体能训练量几乎是战友的两倍。3个月后,我瘦了50斤,像完全变了一个人。

    但“脱胎换骨”的不仅是我的身形,还有我的认知。2016年,我参加了“卫士-16”演习,高温下捂得严严实实的防毒衣让我几近虚脱,但我想起了参加天津爆炸事故的那些战友,我能做到像他们一样吗?最终我们圆满完成任务,也让我真切体会到军人的责任感:当兵固然是改变自我的过程,但随着时间推移,选择这条路的人不会仅着眼于个人成长,而是会对我是谁、为了谁这些看似深奥的问题作出最本能的回答。

    回到学校后,偶尔我还会拿着以前的照片思考:如果当初没有作出参军的决定,那个胖子现在是在打游戏还是睡懒觉?在与学弟学妹的交流中,我在不少人身上看到自己曾经的影子。这是青春的迷惘吗?我不知道,但我终于活成了自己想要的样子。

    (张洵荣,2014年考入清华大学自动化系,2015年入伍,服役于武警某部)

    大学生当兵,需要理由吗?

    “为什么要去当兵?”这个问题其实我很不愿意回答,原因无他,自2015年我从清华大学参军入伍一直到现在,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被问了多少遍,多到我都开始怀疑,似乎去当兵必须得列出十条八条理由才行。

    当兵需要理由吗?义务兵之所以被叫做“义务兵”,不就是因为这是义务,是应尽的责任吗?几年前曾有个热帖,一个名校大学生和军人网友交流,言语间对军人满是偏见:你讲你的事业,我有我的创业;你讲你的牺牲奉献,我有我的人生实现。我认为,这些话就是精致的利己主义,套用那句“俗话”,没有人为你负重前行,哪来你的岁月静好、价值实现?

    我入伍的原因很简单,家中算上我是三代从军,我对部队感情很深,加之一直以来都忙于读书求学,我想走出“象牙塔”锻炼一下自己。然而,即使从小在军队大院长大,入伍时第一次穿上迷彩,我仍觉得自己看上去不像个军人。直到退伍时的卸衔仪式后脱下军装,我却发现自己已褪不去军人的样子。变化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是在那些流过的汗水泪水里吗?是在刻在脑海里的3000多个电话号码中吗?还是在战友的鼓励中,在每一个无眠的深夜里?

    因为下连后被分到位于市区繁华地段的机关单位,工作经历也相对单一,我一直为没能去一线部队锤炼自我而遗憾。可于我而言,纵使离开军营,部队也从未远去,与军旅有关的事将长久地存在于我的生活中。重返清华园后,我还在为与部队有关的工作奔走,组织过大合唱退伍兵方阵,参与校武装部征兵工作等。永远,我心中会有这份军旅情怀的位置。

    回到最初的问题,为什么要去当兵?我还是那句话,当兵不需要理由,在参军入伍尽义务面前,人人平等,不会因为你是清华人或是其他大学学生而与普通青年有别。对大学生来说,部队更是人生中的另一所大学,在这里锤炼的“温度”更高,火花更亮,能锻造不一样的品质,打造更强大的内心。军营不会是人生的全部,就像大学也不会是人生的全部一样,但走出部队这所大学,你所养成的努力和坚持、你对使命和责任的认知会贯穿你的一生。

    未来的我们,一定会感谢自己当初做出的这个选择。

    (赵一玮,2013年考入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空军某部)

    穿上迷彩,还你一个彩虹般的人生

    我很幸运,真真切切当了两年自己梦想中的“兵”——特种兵;但不知道算不算“不幸”,在部队那两年我可以说把这辈子甚至下辈子能吃的苦都吃了。

    像大多数男青年一样,当兵是我的一个夙愿;我的父母也像不少大学生家长一样,在我做出参军决定时表示了反对,特别是那时我还有一年就将毕业,大好前程摆在眼前,为什么要去吃那份苦?但我知道,过了24岁或离开大学,我就再没有这个机会了。经过多次“谈判”,我和父母达成了一个协议:我去当兵,还他们一个不一样的儿子。

    我又何尝不想还自己一个全新的我?实不相瞒,原本我的性格有些过于倔强和自我,我期待经过军营的淬炼能有所改观。没成想,到了部队后不久,“清华光环”很快就成了一把“磨刀石”。在战友们眼里我这个清华生应是“无所不能”,大家碰到不认识的字、不会做的事时都会最先想到我。最初大家让我做这做那时,我就实话实说自己不会,但他们会立刻反问一句:“你不是清华的吗?”我只能硬着头皮去做。渐渐地,我练就了写材料、铺砖、砌墙等各种本领技能,甚至在电话里帮战友解决家庭纠纷,成了大家的“知心大哥”。

    当然,军营对我的“颠覆”不止于此,更多的是在训练场上,在意志品质的锻造上。很多人觉得特种兵非常酷,但成为特种兵后,才知道是非常苦。2016年3月全旅选拔人员参加赴俄罗斯国际侦察兵比武集训,我虽然是一年兵,但有幸入选。我只记得头一天就跑了50个全副武装400米,之后又进行了4个小时力量训练,晚上头沾枕头不到3秒就睡着了。这样高强度的集训一直持续了4个月,其中的艰辛现在想来都“不堪回首”。第二年我又参加了赴哈萨克斯坦狙击手大赛比武集训,为了研究狙击我心急之下得了斑秃,食指一层又一层掉皮。但最终,我成了一名优秀狙击手。

    回到校园后,有时我会很恍惚,那两年就像发生在昨天,好像什么都没改变。但我知道,有些变化或许看不到,但已经深深烙在我的身体和心里。我练就了吃苦耐劳的品格,感受到真切的战友情,更明白没什么是通过努力得不到的。

    两年后,我还给父母一个不一样的儿子,也铸就了一个不一样的自己。

    (赵金龙,2011年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40集团军某旅)

    人生中只有一次机会的事,一定要勇于尝试

    回顾两年的军旅生涯,一个信条我恪守始终,那就是入伍前学校老师对我们的嘱托,在部队“要忘记自己是一个清华人,也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清华人”。如今回想起来,套用这句话,“要忘记自己是一个大学生,也要时刻记得自己是一个大学生”,对所有有志于献身国防的大学生来说,这既是一句忠告,也是一种激励。

    入伍之初,我是一名清华人,但我更时刻提醒自己,我是一名刚刚入伍的军人,和其他战友处于同一起跑线。我的军营生活不算波澜壮阔,更不像大学生活那般丰富多彩,但我一直相信把平凡的事做好就是不平凡的道理,军人也正是在这种平淡中才能磨砺和提升自己。所以,我很快适应了自己的新身份和新角色,与来自五湖四海的战友们做一些普通但并不简单的事,甚至去垦荒、种菜、垒墙,但收获的是一种脚踏实地的感觉。

    我是一名军人,但从没忘记自己是一名清华人,可这一点我用了足足半年的时间才得以证明。因为我看上去没什么书生气,很多战友知道我来自清华后都一脸惊讶。其实他们不知道,我这个清华人又是多么有幸能在这里锻炼,获得宝贵的经验。体能和动手能力是我的“软肋”,体能训练没有进步,说明锻炼不够,我就利用休息时间加练;事情做得不好,说明经验不足,我就多找老班长请教。一点一点的积累终于让我逐渐在连队站稳脚跟,也展现出清华人的“行胜于言”。

    年轻就该多一些经历,对于当兵这种人生中可能只有一次机会的事,一定要勇于尝试。清华带给我的是观念和知识上的改变,军队提升的是我的能力和社会认知。虽然大学生士兵这个群体如今还很小,但保家卫国永远是每个青年应该履行的义务。我们在走“少有人走的路”,期待未来这条路能成为所有同龄人都想走上的道路,一条光荣的坦坦大路。

    (王昊,2012年考入清华大学社科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38集团军某师)

    天上的士兵

    虽然考入了清华,但我自认为做不了科学家,也当不了大国工匠,对我这个有着浓浓爱国情结的人来说,能想到的让爱国不沦为一句空话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去军营为祖国站岗。

    所以,我选择了去西藏,在祖国的边防一线守卫国门。那里的环境艰苦自不必说,但也有别样的乐趣。每天出早操我们都要在营区的后山跑10公里,又累又缺氧,但跑到半山腰,很多时候能看到茫茫云海,宛如置身仙境。文工团来慰问演出时,就说我们是“天上的士兵”。这种形容真贴切,算是戍守边疆的我们得到的一份自然馈赠,也只有抱着这种信念,才能在雪山之巅坚守下去。

    在西藏两年艰苦的军旅生活并不如雪域高原的景色那般美好,但回到清华园后,当生活逐渐恢复多彩又忙碌的状态时,我会更加珍惜,也越发感受到,能将青春热血挥洒在祖国的边防线,必定是我人生中最骄傲的一段经历。

    (李欣阳,2011年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西藏军区某旅)

    一朝受阅 终身光荣

    阅兵那天早上,我们4点起床,6点列队。经过无数次彩排,心里其实已经很淡定。周围万籁俱寂,耳边只有戈壁滩刮起的风沙声。9点,当听到“开始”的那一瞬间,我突然感受到什么是血液沸腾。

    我站在坦克方队第一排第五名,一个比较显眼的位置。从检阅车驶入到离开视线,我几乎没有眨眼,努力想展现出自己最好的状态,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却又有很多思绪飞过,几个月来魔鬼训练中的笑与泪像风沙般冲进我的眼眶,令我鼻头酸涩。

    在那之前,我从未想过有朝一日自己能身披戎装、手持钢枪,以一名战士的姿态站在第一排,接受国家元首的检阅。现在回想起来,那真是人生中最难忘的两分钟。这辈子很多事情可能会有第二次,但沙场阅兵的经历就只有这一次,我会牢记一辈子。

    一朝受阅,终身光荣。感谢清华,能给我这样的机会!感谢军队,让我的人生更加丰富,更加精彩!

    (李涛,2011年考入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2015年入伍,服役于原第38集团军某师,参加过2017年建军90周年朱日和阅兵)



图片新闻

水蜜桃采摘
眼下正是水蜜桃成熟季节,县龙潭果木种植场的桃园里共种有50余亩水蜜桃,产量每亩约1500公斤、售价每公斤16元,这些水蜜桃将销往宁波、舟山、杭州等地。陈维连  摄    
回港避风
在第8号台风“玛莉亚”来临之前,我县全力组织渔船回港避风。截至7月9日12时,我县550艘渔船已进港避风。其中县内404艘,县外146艘。图为部分渔船在健跳港避风。记者  陈维连 摄
指导防台
为防御今年第8号台风“玛莉亚”袭击,全县各部门立即行动,投入防台抗台工作。7月9日下午,县农业局组织农技人员前往全县各地,向葡萄种植户、西瓜种植户及种粮大户指导防台工作

视频新闻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