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新闻热线:0576-89333389 E-mail:smnews@126.com

“锋刃-2018”:在挑战极限中淬锋砺刃

时间:2018-10-22 14:12:38     

    燕山深处,武警部队某训练基地靶场,安静得只能听见风吹芦苇的“沙沙”声。武警河南总队狙击手刘付鸿峰看了一眼约300米远的劫持人质歹徒头靶,在迷彩服上轻轻擦拭了下手心里的汗。

    这是“锋刃-2018”国际狙击手射击竞赛的解救人质狙击课目现场,气氛紧张得几乎令人窒息。

    风势渐强,芦苇随风摆动的幅度越来越大。2米高的射击平台上,刘付鸿峰认真测量风速等数据,不断修正弹道。瞄准镜里,靶标左右摆动,在晃动着的芦苇丛的衬托下,让人有种眼晕的感觉。

    5分钟里,歹徒头靶随时会在人质头部两侧出现,第1次是半头靶,第2次是全头靶,每次显靶时间仅为2秒,且打中人质要扣掉60分,苛刻的射击条件让射手倍感压力。刘付鸿峰深吸一口气,将仅有的一颗子弹装进枪膛,尔后把瞄准点放在了人质头部附近,随时等待“歹徒”出现。

    1分钟、2分钟……随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刘付鸿峰的心情有些焦急,眼睛也开始变得酸涩。数秒之后靶标瞬间出现,狙击手的本能让刘付鸿峰果断扣动扳机。报靶显示,正中“歹徒”半头靶。

    靶标小、距离远、干扰大、射击时限短……在经历了连续几天的对决后,参赛选手进入了相对疲乏期。然而,一个个难度不断升级的竞赛课目,让他们不得不绷紧神经、严阵以待,一次次向着自己的极限发起挑战。

    在远距离精度狙击课目中,柬埔寨选手赛义哈走下射击台,摊开双手对身边的翻译摇了摇头:“太难了,这么远的距离,我不能保证全部命中。”该课目要求射手在听到开始信号后,3分钟内对3个600米外的隐显伪装靶自行搜索测定距离并实施射击。

    除了距离,山顶变幻莫测的风也让参赛队员头痛不已。正准备上场的陆军某部狙击手卓鹏,盯着测风仪屏幕上不停变化的读数,眉头拧在一起:“风速很不稳定,且最大风力已达到6米每秒。”

    “风是影响狙击精度的重要因素,复杂地形条件下这一影响更加明显。”竞赛裁判组组长孙博祥指着远处的群山向记者介绍,“目标位于半山腰,前面还有一座矮山遮挡,风在经过目标区域时方向、速度都会发生变化,进一步增加了射击难度。”

    在吉尔吉斯斯坦选手朱马巴耶夫看来,难度最大的当属综合战斗狙击课目。它要求狙击小组使用狙击步枪、手枪,35分钟内在大起伏山路上奔袭2.3公里,并在沿途7个不同位置对各类型靶标进行射击,最远目标距离为580米,重点检验狙击小组的林地潜行、山地奔袭和综合射击能力。

    冲过终点线后,朱马巴耶夫和队友已是满身大汗。他喘着粗气对记者说:“在负重条件下既要冲陡坡、攀山顶,还要进行远距离射击、晃动平台射击、立姿无依托射击,对体能、毅力和技战术都是非常大的考验。”

    “没有高难度,哪能有高能力。”谈起综合战斗狙击课目,武警部队参谋部情报局局长张晓奇说:“狙击手是枪王之王,只有平时不断挑战各种极限,才能锻造成为实战中一击制胜的‘尖刀之刃’。”



图片新闻

水蜜桃采摘
眼下正是水蜜桃成熟季节,县龙潭果木种植场的桃园里共种有50余亩水蜜桃,产量每亩约1500公斤、售价每公斤16元,这些水蜜桃将销往宁波、舟山、杭州等地。陈维连  摄    
回港避风
在第8号台风“玛莉亚”来临之前,我县全力组织渔船回港避风。截至7月9日12时,我县550艘渔船已进港避风。其中县内404艘,县外146艘。图为部分渔船在健跳港避风。记者  陈维连 摄
指导防台
为防御今年第8号台风“玛莉亚”袭击,全县各部门立即行动,投入防台抗台工作。7月9日下午,县农业局组织农技人员前往全县各地,向葡萄种植户、西瓜种植户及种粮大户指导防台工作

视频新闻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各代表团分别对县委、县纪委报告进行审议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不忘初心 砥砺前行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
中国共产党三门县第十三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召开